• ONESHOW2006尘埃落定,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日期:2006-05-25 | 分类:

    近日oneshow2006评选结果出炉,在其网站(点击进入)上发布了获奖名单和作品。

    从作品来看,没有什么惊喜,不少是在重复以前的创意概念,系列稿多做了几张而已。而有些作品的获奖令人莫名其妙,在咱看来,连brandstorming时拿出来说都显丢人的创意也能得奖,难道评委们真的都太老了?

    没有看到中国地区(包括台湾和香港)的作品获奖。不知今年中国各大飞机场为何都无功而返。

    在飞机成风的时候,好点子获奖也无可厚非,毕竟给作为一种实验,能给创意人开拓出一些新的思路,但如此结果,真不知道这奖还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让飞机师们扬名立万?

  • 祝福大家,蠢蠢欲动的春天!

    日期:2006-03-27 | 分类:

    春天是发情的季节,所以憋过冬天,广告圈里的痴男怨女们都开始蠢蠢欲动了。MSN里的消息,几乎都是递交辞呈,帮忙找工,跳了跳了,你怎么还得着没动呢?北方的要南下,南方的要北上,另一个地方总是充满着诱惑,这个地方总是充满着牵挂。有些辞职是愤然,有些辞职是伤感,有些是一去不回,有些是恋恋不舍。反正这个季节,大家都动起来了。

    人说,广告公司里很难找到上班的感觉,其实更难找到归属的感觉。尤其是在4A公司,你能见到的所有人都是打工者,所有人都那么职业,所以大家都只能是在漂,漂,漂……所谓事业也只是求名,求利,求舒坦,无论是对创意的执著还是对广告的执著还是对营销的执著还是对艺术的执著,都在这漂漂荡荡里稀释了。

    有时候很怀念2003年的下半年,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在泉州的一个小区里,负责一个客户,三个人没有白天没有黑夜,生活和工作纠缠不清,我们的办公室也是我们的起居室,快乐开心。又想起那么多曾经在一起,作为朋友在一起工作和玩乐的人,如今各奔东西,跳到南,走到北,都散了呀。

    很多人经历了一次次辞职,最后对这个行业说bye-bye.比如崔崔,要去作甲方了,工资高,待遇好,压力也许更大也许更小,关键是在这个行业里真的看不见未来。

    春天万物,有的是生长,有的是重生,无论如何,祝福大家!

  • 正像《文案发烧》的作者路克·苏立文所说,创意人的工作并不像好莱坞的电影(或者真情告白)里那样,天天把脚翘在桌子上,盯着搭档的鞋底谈论电影,在烟雾弥漫中,饮一杯拿铁或者ABSOLUT就能诞生无数石破天惊的好点子。不是这样的。

    但是纷纷扰扰的办公室里,如何能描述创意人的工作?深入消费者,企业或者产品搜集信息寻找洞察,这只是一项平时基本功,有时候对于一些案子也似乎显得奢侈,但是标题所言的开门几件事,你必须得牢牢记住,因为这是作为创意车间里产业工人的起码流程,至少它保证你把事情做到60分。

    简报Brief。

    大多数广告公司里都至少有客户部(业务部)和创意部两个部门,简报是客户部与创意部之间的桥梁纽带,也是两个部门之间的契约,或者是创意人收到订单。

    虽然这份工作理论上应该更多地归属于业务人员,但放眼中国乃至世界,创意人如果能收到一份合格的brief,那真是天上掉皮萨的喜事,所以为了让自己更清醒、轻松地进入工作,创意人也得把brief当作一件大事,你应该知道你需要知道什么。

    给你一份清晰准确地简报是业务人员的义务,所以追问甚至争执并不是要和业务人员对着干,也同样是你的本份。因为一旦你接了,就等于在契约上签字画押,他们同样有权利照单收货。这时候稀里糊涂,最后傻逼的是你自己。

    没有人在乎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大家只关心最后的结果,包括你的老板,老板的老板,客户等等。

    概念concept。

    这就是俗称的路子。Brief可能会告诉你要去乌兰巴托,但在放马扬鞭之前,你还得搞清楚有几条路可走,哪些路好走那些路不好走,哪些路已经拥挤不堪,哪些路别人还没走过,哪些路更快些,哪些路更安全。

    说止痛,你的路子可能“头好大”,可能是“无痛世界多轻松”“总有些事让你头痛”也可能是“关键时刻,怎能头痛”等等。

    每一个概念都是一个看问题的角度,可能来自于需要改变的现状,可能来自于一种愿景,可以来自于产品特征,也可能来自于利益点,可以是危言耸听,也可以是温情脉脉。

    如果有幸碰到一个见多识广神思敏捷的头儿,他可能会很快给你一些路子让你直接进入下一个环节,想具体的idea。但即使这时候也不意味着你就可以偷懒略过,至少你得深入地理解,况且那些路子毕竟只是一个人的角度,未必就是最好。

    再说,你或许有一天也会成为头儿,那时候有谁给你指路呢?

    老毛流氓的比喻是说,概念乃是你的命根子,俗称diao。没有了命根子,你做什么男人?没有了命根子你还谈什么创意呢,广告呢?

    创意idea。

    概念有了,下一步是素材。“无痛世界多轻松”怎么个轻松法?“总有事情让你头痛”什么事?“关键时刻,怎能头痛”哪些时刻?哪些人不能头痛?

    这时候,你可以策马扬鞭了,你可以天马行空了,你可以口无遮拦了,你可以没大没小了,你可以翻杂志喝咖啡了,你可以调动你所有的神经,记忆,幻想,所看所听……注意你的时间表,该收就要收,创意无止境,但工作有时限。在留够执行时间的情况下,把思路收回来,看看哪些是在路子上的,哪些偏得太远,哪些令人眼前一亮,哪些平平庸庸,哪些好执行,哪些不好执行但可以执行得好,哪些根本难以执行,哪些还可以再深入雕琢,哪些要马上打叉……

    Idea也许没有对错,但有强还是不强。就像diao是硬还是非常硬还是凑合进得去。

    (未完待续)

  • 今天宣布的结果是神州行和数据业务两块我们都拿到了,从上到下,大家自然都很高兴。管理层高兴,虽说之前口中说能拿到一个就不错了,但既然参加了比稿,谁的心里不想拿下,毕竟一年多少有数百万的进帐呢!创意部的头儿们也高兴,对于自己实力的证明,我想这比拿下个广告节的大奖更管用吧;我们也高兴啊,怎么说那些熬过的日日夜夜终究算是没有白费!

    头儿说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上次M车比稿莫名其妙的失利,阴影在大家的心中笼罩了那么久,心头那股恶气一直都还在凝结着呢。虽然此前已经有消息说,我们有把握拿下,但最终的结果没有出来,大家的心总是被悬在空中的。加上本该20号公布结果,却拖到今天,这三天的时间更是难熬,如果本来就没希望也就罢了,怕就怕一路好消息,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

    前面咱也转载了坊间流传的十大比稿,这是其中的一大吧。但是中字头的客户据说都是出了名难伺候,因为太大,业务环境复杂,头头们也多,官僚又重,所以拿下之后又该如何服务,这还是个问题,哈!除了专业的驾驭,如何摆平服务中的各种关系?也许这本不该咱们想,但其实最终事情还得落到咱们头上啊,你没看那一次次莫名其妙的brief,一次次莫名其妙的cancel,一次次莫名其妙的不了了之,一次次莫名其妙的加班加点,不还是咱们承受?哎,谁让咱是车间的产业工人呢?

    “我们只有一个晚上的庆祝时间,明天还得继续埋头苦干!”马英九在赢了一场政治比稿之后吐此箴言,不知是否和咱们心有同感……

  • “两个不懂红酒的人”,哈哈……也许是因为对文案中提到的人多少有些耳闻,所以最近看到长城葡萄酒这张平面广告时,我第一反应是想笑,煽情的文字没把我对红酒的欲望或者和红酒有关的情调煽起来,反而给我带来了一番幽默效果。

    也许是为了向同为奥美的前辈们致敬,北京奥美在长城葡萄酒的平面广告中,也玩起了左岸风格。一样是普鲁斯特式标题,一样是小资情调的叙事风格,一样是黑白单色的图片……不一样的只是咖啡换成了红酒。

    也许,这些广告本不是做给我们这些人看的,尤其是咱不解风情大老爷们儿们。既然左岸咖啡是有效的,既然小资依然是流行的,长城葡萄酒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可是不能啊,哥们儿。姑且不论有效与否以及模仿好坏这些,我的理由只有一条,因为有“三毫米的旅程,一颗好葡萄要走十年”,这,可是你们自己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