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别宴

    日期:2006-08-11 | 分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hoooter-logs/3028568.html

    说是告别宴,来的却早了一些,18号才是last day,但是饭昨天就吃了,吃完了,今天还是要来上班。

    我的头儿,也就是掏钱的那人,老毛同志那时候要出差青岛,拍神州行的片子,所以提前。之所以提前昨天,是因为昨天老毛同志生日,正好也一起庆祝。

    老毛同志这人值得我好好说说,那天得闲一定为他写上一篇。我提出辞职不久,他就定下这顿大餐,而且每日见面必提醒我:10号,哦……后天哦……明天哦……晚上哦!这样的倒计时,让我感觉似乎要有一场大仗要大,虽然以笑做答,仍不免心生畏惧。老毛同志来后,已经送了两个人,虽然是另外一组,但他每次都热心张罗,每次也都喝得不少,第二次终于胃出血,决定从此戒酒,但是对于他这个人,这酒又怎能戒得掉呢!

    那两次送别,我都没有到场,按老毛同志的说法,这是导致他胃出血的最主要原因,而这次,我是无论如何都躲不掉了,所以我得为他复仇。

    席设蒙古人。蒙古包扎在房间里,算是有个样子吧。点了一个烤羊背,上菜的时候店家敬酒献哈达,歌声马头琴,唱的激昂热烈,让人有举杯豪饮的冲动,果然是蒙古人哪,真一个爽。

    据说前两次都是醉的人仰马翻。而这次河套老窖喝掉了六瓶,看样子大家都好。席间喝了不少交杯酒有男和男,女和女,老和少……开车的喝了,大病初愈的喝了,肝不好的喝了,酒精过敏的喝了,这位酒精过敏的李晓晨同志发了一次飚,令大家刮目相看。当然,也少不了有人耍赖逃酒……

    老毛同志喝了四五杯,点了不少歌,那些蒙古的曲子正是他平时最爱的,可惜酒还是不能多喝,否则你真以为他就是这蒙古大帐的主人,要我们前来做客呢。

    分享到: